中央政府網|湖南省政府網|衡陽市政府網

設置首頁|加入收藏

當前頁面: 首頁 > 政務公開 > 省網推薦 > 湖南要聞

"時刻記着,我們是洞庭人"——追記"時代楷模"餘元君(二)

  在湖南省水利系統工作的人,很難忘記這個身材敦實的男人。
  在他們的記憶裡,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原總工程師餘元君,不是在洞庭湖區出差,就是在辦公室加班。
  “我去看看”,這是餘元君的口頭禅,也是他工作狀态的真實寫照。
  “工作上最怕打交道的人”,這是同事對他的評語。他對工作的嚴苛要求,令人欽佩、敬畏。
  “時刻記着,我們是洞庭人”,這是他對自己的勉勵,更是他勇挑治水重任的動力來源。
  餘元君,用雙腳和雙肩為後來人示範,什麼是盡職,什麼是擔當。
  “洞庭湖的每一項工程,都事關老百姓安危,保證質量,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”
  2017年9月,全省河道修防工職業技能競賽,餘元君和優勝者合影。個子不高的他站在中間,略微擡起雙臂,摟住身邊兩個年輕人的肩膀,滿臉欣慰。
  對不少同事,尤其是對進入湖南省水利系統的年輕人來說,平常餘元君生性随和,關愛後輩,沒有領導架子,聽到玩笑話從不在乎,總是憨憨地笑。
  但一旦涉及工作,餘元君則立馬換了另外一副面孔。
  “他對工作的嚴謹和苛刻是出了名的。”談及餘元君,同事張偉至今仍心生敬畏。
  他回憶,2012年,餘元君帶隊重新查勘屈原垸西大堤堤防加固實施項目。冒着酷暑,踏過荊棘,餘元君在實地調查大堤護坡後發現,招标設計階段的護坡方案明顯不符合實際。
  “餘總工的臉色立馬凝重起來,指出方案閉門造車,脫離實際。”張偉說,“當時現場的所有同志面面相觑,不敢出聲。”
  湘陰縣水務局副主任姚骞剛參加工作時,每一份審計報告,都要被餘元君退回來修改四五次,他坦言:“餘總工是我工作上最怕打交道的人。”
  餘元君在自己的微信簽名處寫下:實事求是。他深知,洞庭湖工程治理項目難度大,水情工情變化多,處理的技術方案和措施千差萬别,若非腳踏實地地行走“江湖”,很容易出現重大險情。
  “我去看看”,這句話,餘元君經常挂在嘴邊。
  他這麼說,也這麼做。
  華容縣水利局總工程師張峰說,餘元君到一線調研,從不急于聽彙報、看材料,而是帶上盒飯,先租一條小機動船,順着支流河一直駛入洞庭湖,實地勘測沿途水文和地質情況,掌握了大量一手數據之後,才坐下來彙總意見、指導工作。
  再艱難的環境,餘元君也堅持: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。
  “我去看看”,在一次查勘污水自排閘時,面對污水橫流、臭氣熏天的涵洞,餘元君依然這麼說。他穿上雨靴,打着手電,便一頭鑽進漆黑的洞口,走出來後,腿部皮膚被污水浸泡出大片紅斑。
  翻看餘元君生前的70餘本工作記錄本。字迹大多不甚工整,那是他在大堤上通宵達旦,初步制定出的一個個數據可靠的分蓄洪方案;那是他帶隊實地調研,實時快速記下的數據和可解決措施;空白處有不少簡略的手繪圖,是他在調研現場畫下的洞庭湖區的地形、水系、防洪布局……
  餘元君常說:“洞庭湖的每一項工程,都事關老百姓安危,一定要認真負責,保證質量,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。”
  “守護好一江碧水的重擔,曆史性地落到了我們肩上”
  洞庭湖是一塊瑰寶,治理好洞庭湖是一種責任擔當。
  治理洞庭,先要熟悉洞庭。省水利廳原廳長王孝忠說:“不了解洞庭湖,就不可能了解湖南水利。”
  1994年,剛畢業的餘元君把老廳長的話,記在心裡。
  年輕的餘元君,下了決心,要把治理洞庭湖的重擔盡快扛起來。
  為此,他積累了大量資料。老一輩洞庭湖治理人的心得、國家在不同階段的批複批示文件、水利工程專業課本課件、現代水利和智慧水利的思路與總結、工程設計和建設和管理規程規範……餘元君的辦公室,俨然一座“洞庭湖圖書館”。
  2013年,餘元君成為省洞工局總工程師;2017年,餘元君開始分管省洞工局工程處,并擔任省水利廳副總工程師。
  餘元君身兼三職,義不容辭地接過洞庭湖開發保護和規劃的重任。
  同事回憶,在食堂吃飯時,餘元君常常是若有所思;走路時也常常緊鎖眉頭,仿佛有思考不完的問題。
  餘元君在工作總結中寫道:三副擔子一肩挑,這是考驗,更是自己的責任。
  高強度的工作和嚴格的自我要求,壓縮了餘元君的休息時間。對不少同事來說,在淩晨收到餘元君的工作材料回複,并不是新鮮事。
  2018年12月,餘元君給同事們上了生前最後一次黨課。他說:“老一輩的洞庭人,騎單車、劃小船,用雙腳丈量洞庭湖,用雙手繪制工程圖,給我們作出了榜樣,今天,守護好一江碧水的重擔,曆史性地落到了我們肩上……時刻記着,我們是洞庭人,要為洞庭湖謀長遠。”
  面對生他養他并讓他奮鬥了一生的洞庭湖,餘元君比别人多一層感情,多一份顧慮。
  餘元君多次和同事讨論,之前,洞庭湖的治理規劃都把工程放在首位,他主張,之後要更多地協調生态保護與治理開發的關系。
  随着長江上遊水庫群的建設,洞庭湖的江湖關系發生了新變化;生态文明建設力度加大,對洞庭湖規劃提出了新要求……新老問題交織在一起,破解洞庭湖治理這個命題的難度越來越大,餘元君始終帶頭尋求答案。
  同事向朝晖告訴記者,餘元君有一個“坐在辦公室管理洞庭湖”的夢想,他原計劃今年1月從錢糧湖垸回來之後就趕往南京,與當地的水利和計算機專家一道,開發“數字洞庭”模拟水文系統。
  随後,向朝晖沉默良久,說:“餘總工走了,他終于可以卸下擔子,放松一下了。”
  (文/黃婷婷)